近日,記者從山東省臨沂市人社局瞭解到,自2015年1月1日起,臨沂市將實行新的居民基本醫療保險制度,新制度在參保範圍、個人繳費標準、報銷比例、醫療保險關係轉換等方面均有調整。臨沂市居民基本醫療保險實行後,將打破城鄉居民身份界線,城鄉居民均可參與居民基本醫療保險,新農合也將退出歷史舞臺(12月9日齊魯網)。
  “新醫改”以來,我國社會參保率達到了95%,用人社部、衛生部相關負責人的說法是“我國已經實現了全民醫保”。但更要看到,我國的醫保制度是“多條腿”走路。城鎮職工醫保、城鎮居民醫保、新農合醫保,可謂種類繁多,除此之外,還包括一些地方仍然沒有徹底廢除的公費醫療,也包括對一定級別領導幹部的醫護特權……
  我這個家庭,就曾存在過四種醫保。我是企業編製,入的是城鎮職工醫療保險;我的妻子是教師,前幾年還一直是公費醫療,最近幾年才有的醫保;我的母親是新農合;我的女兒是城鎮居民醫保。一個家庭內部,存在如此多的醫保種類,有時讓人感覺無法理解。近些年來,將多種醫保類型進行合併的呼聲,已是越來越高。無疑,山東臨沂打破城鄉居民身份界線、取消新農合的做法,走在了其他地方的前列。
  醫保制度“多條腿”走路,可謂問題多多。一者,醫保制度的差異化,造成了嚴重的社會不公。比如,城鎮居民的看病報銷比例要明顯比農村居民高;在三甲醫院,在省城的城鎮職工看病報銷比例也比外地居民高。這樣制度設計,距離社會的公平訴求越來越遠。二者,容易造成重覆參保,致使新農合與城鎮職工醫保之間,無法實現關聯,我國許多在外打工的農民工既在老家入了新農合,又在企業入了城鎮職工醫療保險,於是便形成了重覆參保的現象。有統計數據顯示,新農合、城鎮居民醫療保險、城鎮職工醫療保險三大制度的重覆參保率在10%左右。這既給投保人造成了浪費,也給政府財政造成了浪費。
  醫保制度“多條腿”走路的現象,根植於我國城鄉戶籍的差異。因為城鎮居民與農村居民在戶籍上無法被一視同仁,也因為城鄉之間牽動戶口困難重重,綁架在戶籍上的福利差異也便被制度分割。十八屆三中全會以來,戶籍改革提上日程。今年7月份,國務院印發《關於進一步推進戶籍制度改革的意見》,根據《意見》,農業戶口與非農業戶口性質區分和由此衍生的藍印戶口等戶口類型將被取消,統一登記為居民戶口。戶口的統一,也為實現戶口之間福利無差異化,奠定了基礎。
  將各類醫保進行無差別化改革,符合廣大公眾的公平期待。其他地方政府,應該仿效山東臨沂的這一做法,力求在醫療制度改革上有所突破和創新。不過,橫亘在地區之間、戶籍之間、不同職業之間的醫保差異,短時間內可能難以完全消除。比如,是不是所有的人進了三甲醫院,都能實現高比例報銷了?省醫保、市醫保、縣醫保,是不是都沒有所謂的定點醫院之分了?農民工在外打工,所入的醫保是不是能夠和老家的醫保“融會貫通”了?這些問題,需要一一破題。   (原標題:告別新農合:讓戶籍福利走向公平)
創作者介紹

褲子

xp95xpsgr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