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審中,江某稱,他當時並沒有打算要捂死肖語,只是想不讓她叫,剛開始他沒有太用力,見肖語掙扎得厲害,他怕肖語再喊叫,就雙手用力往下壓。
  起初,見肖語沒了呼吸,他以為肖語只是昏了過去,就等著她自己緩過來,結果等了一二十分鐘,也沒見其醒來,這才意識到自己殺了人。
  在最後陳述階段,江某說,他錯了,他對不起肖語,對不起肖語的家人。除了對不起,他再也說不出其他的話語。可是,這三個字在肖語的家屬聽來,卻是那麼的蒼白無力,一切都晚了。
  庭審結束後,看著被法警帶走的江某,肖語的父親跪倒在法庭上,希望法庭能嚴懲江某。法庭將在合議後對此案作出判決。(文中人物系化名)  (原標題:蒼白無力的“對不起”)
創作者介紹

褲子

xp95xpsgr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