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水鐘與蝴蝶的省思知道潛水鐘與蝴蝶這本書已經有一陣子了, 但就是沒有興趣把它借來看,或許是覺得台灣有一位 劉俠 女士,她的經驗分享就已經給人許多啟發,而不需要再花時間看外國人的東西。 但無意間在瀏覽某個格子時,發現原來這本書有拍成電影,看電影與看書的感覺就大不相同囉!於是就把它租回家了。 基本上這是一部很安靜的電影,因為主角不能說話,所以只有內在的獨白,沒有言語上的互動,而且主角也不能動,所以不會有什麼動作劇情可以看。如果沒有想得到點什麼感觸的心情來看這部片,可能會覺得有點沉悶,甚至睡著也不足為奇。很久很久以前有一部片叫做「睡人」,演述一個人得到一個奇怪的睡覺毛病;電影演到一半,戲院中打呼的聲音此起彼落,真是戲裡戲外都是一樣的人生啊!而這部片,若不是本人年事已大,有些人生體會,可能也會不敵睡魔的邀請。 片中有幾個地方讓我頗有感觸,像是一開始時主角中風全身癱瘓後,雖然兩隻眼睛都看得見,但因為其中一隻眼球有問題,醫生決定把眼皮縫起來封系統傢俱住那隻眼睛,以免那隻眼睛壞死。但其實封不封,那隻眼睛都沒有用了,又何必一定要封呢?在眼睛還可以看見的時候就讓它看不見,其實是一種殘忍的治療!但專家卻以為是適當的處置!專家呀!常常缺少的就是同理心!主角看著針線在眼前一點一點地把眼皮縫起來,雖然他的內心多麼大聲地在吶喊:不要!但他雙眼的立體視覺還是一點一點地由眼前消失到完全變成單眼視覺,那種無力無助絕望再絕望的心情真是令人難過! 另外一幕是,當病人成功地透過眨眼的次數向語言治療師表達出自己想死的心願時, 語言治療師大怒,斥責主角怎麼可以想死,怎麼可以表達如此殘忍的想法來傷害他們~一群想幫助他更進步一點的人們,甚至甩門而出,而主角只是神情漠然地躺在床上。我想,他的心大概已經絕望到連生氣都無法生氣了,才會完全沒反應,一句獨白也沒有!說實在,碰到這種狀況,我想任何人都可以有一百萬個正當理由,不要活下去,因為活著比死了還難過。但是醫院只懂得救人,不太管救了這個人之後,有什麼事會讓他活不下去而辦公室出租想死,所以,醫療人員只想到如何幫助主角比目前的狀況更好一點,而不管一個人在這種只比植物人好一點的狀況會有什麼樣的心情。但,常常醫療人員就是因為沒有體會病人的心情與處境,才會有這種「覺得自己的心血被糟蹋」的感受。但如果可以想想,若今天換作是自己在個案的處境,難道又會適應得比他更好?所以,當我們想幫助的人讓我們失望的時候,我們更需要去傾聽與同理,還有千萬不能忘了接納他。當然若是真的氣得不得了,那就先處理好自己的情緒再來幫他吧! 再來就是,整天不能動,又沒有人陪的時候,連死都死不了的主角,只好利用白日夢來減輕自己活著的痛苦。這也說明了,只要心智仍存,人還是可以幫助自己過得更好一些。 接下來影片中的某一段,主角透過眨眼次數,表達出自己想要一隻電話的心願,因為他可以透過語言治療師與對方交談,再透過眨眼次數請語言治療師來向對方表達自己的意思,於是語言治療師幫忙申請了一隻電話。但當裝設電話的工人們看到要用電話的是一個不會講話的人,可能是以系統家具為他也聽不見吧,當場就以戲謔的語氣嘲諷主角想打電話的想法。他們可能對自己的言行不以為意,認為只是開玩笑,但其實卻是在別人的傷口上再劃一刀哪!所以,我們面對受傷的人,實在更應該謹言慎行,要收斂起自己少根筋的個性,寧願不說話也好過發言不當! 還以一幕也讓我相當感概,主角說,他最討厭周末了,因為週末的工作人員最少,周末都沒有安排治療活動,若再沒有家人探視,在週末就有種被世界遺棄了的感覺!是啊!這讓我想起我們醫院的病人,雖然他們跟主角不同,主角是深陷肉體的監禁,我們的病人是深陷鐵窗的監禁,但同樣都是一群不自由的人, 同樣都在週末假日,望著窗外的好天氣,心裡兀自傷悲,而這些悲傷,在平日都有各種治療活動幫忙轉移,在假日就肆無忌憚地蜂擁而出。能怎麼辦嗎?我們也要休息ㄚ!所以,我很敬佩那些輪班的護士,假日因為有他們上班,才不會讓病人覺得自己完全沒人理。 這部片真的一點也不商業,但可以讓人有許多省思,讓我感覺到自己能擁有一個正常的身體,其實是很幸福的東森房屋
創作者介紹

褲子

xp95xpsgr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